2018年10月14日 星期日

從電影看社會心理: Babel–就算是血緣親情,愛的表達還是有如千斤重鼎與萬絲飛絮般的難以述說嗎?


()心得:
     本片英文片名「Babel」出自《聖經》創世紀第十一章,敘說上帝為了怕人類「所要作的事就沒有不成就的了。」因此賜予人類不同語言,使之分崩離析在專案管理提到溝通管道的公式是組合,因此隨著成員的增加溝通難度與成本也急速上升。因此就算群體成員間有著相互感情與共同目標,但因為彼此間無法有效溝通,目標不但無法達成,更將使得群體渙散如散沙
    我個人以為這溝通管道公式還是嚴重低估了其內涵複雜度溝通中的認知與感受,會因為成員間彼此的信任與親密感不同而有所不同,表達方式更因為彼此間文化、環境、權力與名利等而有不同的約制
    「家庭」,我想儘管在不同文化下,家庭成員間的感情與依賴,還是扮演著社會群體凝聚與共識追求的基本單位。「Babel」陳述四個家庭因為家中成員的改變(母親與幼兒去世),權力地位變化(槍枝的賦予),或是文化所約制的象徵到來(原生家庭兒子的婚禮),進一步變更或破壞原有的溝通現狀,尤其是當原有溝通鏈結中的一環斷裂,這些情況都需要重新修補與增強現有成員間的信任與親密感。
    信任與親密的改變與修補是不容易的,因為涉及到了雙方情感的揭露與自我的坦白。社會文化對於感情的揭露有著重重的制約社會現實對於自我的坦白,又更是牽扯了每個個體的價值觀與利害衡量。試問多少人能不顧社會文化與社會現實,而直白的表達自己對於的一切感受呢?想想清康熙朝的九子奪嫡,「最是無情帝王家」道盡了就算是血緣親情,也難逃文化與現實的考驗呀
    試想如果本劇的結局是:千惠子從自家陽台跳樓;尤瑟夫繼續負隅抵抗而被射殺;蘇珊送醫後不治;兩個小孩於邊界中永遠失去蹤影,這會讓觀賞的我們有何感觸?身為人父的我,觀看本片實在讓我胸像壓著千斤重、心似纏上萬絲縷。

(二)問題:

家庭成員間的感情與依賴並不因為文化而不同,但是卻受到文化的制約,使得家庭間的「愛」需要透過規範與教條來表達,而結果有可能是扭曲或者傷害。試問,我們有這智慧與勇氣放下文化、環境、甚至名利的羈絆,而向家庭成員傾訴與接納最初衷的「愛」嗎?還是我們會擔心被勒索與傷害?

2018年10月5日 星期五

從電影看社會心理: Bowling for Columbine –Freedom在不同的人我之間可以分別量身訂做(Tailor-Made)嗎?還是我偏激了~~


(一)心得:


A well regulated militia being necessary to the security of a free state, the right of the people to keep and bear arms shall not be infringed.-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1791)。「that this nation, under God, shall have a new birth of freedom-林肯的蓋茲堡演說(1863)。「Freedom of speech and expression; freedom of every person to worship God in his own way; freedom from want ; freedom from fear. -富蘭克林 D. 羅斯福總統(1941)。自由的內容與範圍經過兩百年來的演繹,暫不論自由在實際中境況如何,對於自由的口號或是名句,知識分子都已經是朗朗上口

我必須坦承,可·摩爾的演出讓我非常反感可·摩爾把自己塑造成正義超人般,爭取善良民眾的權益,打擊世間不公不義的魔鬼-財團K-Mart低頭認錯配合查爾斯.赫斯頓抱頭鼠竄

我反思著影片,尤其在可·摩爾於未經查爾斯.赫斯頓同意下,在他的庭院放上6歲受害女孩子的照片,這也不正是可·摩爾透過媒體利用大眾對freedom from fear(對槍枝的fear就如該片,是否也是被操縱出來的呢)渴望的力量,以及自己的freedom of speech and expression,去侵犯同樣法律授予查爾斯.赫斯頓的自由嗎?

該片認為是因為美國的歷史與文化塑造出美國人民以暴力方式來捍衛freedom from fear的自由。但是槍枝僅是暴力工具之一,工具並不是解決問題的核心,而是使用工具人的知、情、意、行與自我控制的能力個人感受的fear與群體感受的fear,群體中個體感受的fear跟群體中領導層級感受的fear,在當事者的接觸上、感知上、詮釋上、優先順序上、決策面上是否又會相同呢?又或者雖然不同但可以引發一致的行為呢?經濟學上的亞羅不可能定理(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似乎已經說明了這結果。

(二)問題:
   現行社會對特定人的自由侷限,是在行為發生確定造成不良影響,且與該人行為證明存在因果後,經過一定程序與時間的歷程後才進行限制。這種對自由所有權利的default allow(人人生而自由),當少數人就某些自由權利犯下不可彌補的傷害後再將該等權利一律拒絕是否是好的選擇呢?是否可能針對每個個體享有自由(freedom)的內容與範圍,根據每個個體的特質、知識、技能與態度,以及當下知、情、意、行,而隨時隨地的量身定做(Tailor-Made),讓自由權利也能「適性」、「適所」呢?

2018年9月28日 星期五

從電影看社會心理: The Moonlight-賽局理論下理性與勇氣的矛盾與一致



(一)心得

整齣影片最讓我震驚的情節是:凱文被慫恿打人,發現對象是夏隆時,依然出手,並且要求夏隆認輸-別起來,給我趴在地上!(而且前一晚兩人還初次發生更親密的接觸。)

如果以經濟學的理性選擇假設,我們是否可以認定凱文在決定毆打夏隆時已經具有充分的資訊應用賽局理論分析,毆打夏隆是否算是歐文在當下理性選擇的結果?在夏隆因為報復被捉進警車時凱文的眼神,以及後續凱文再主動聯絡夏隆的行為來看,凱文在影片中的行為與認知似乎具有相當的一致性。

但是Brené Brown的「勇氣的力量(RISING STRONG)」又讓我在觀賞「The Moonlight」時有著無限的慨歎。人們常會把事發前與當下的周遭影響從腦裡搬到心裡,更把挫折與苦難從意識層移往潛意識中,而後續的處理與遭遇就如SCOTT ADAMS所著“超越邏輯的情緒說服(WIN BIGLY)”,以“確認偏誤”與“認知失調”來催眠自我,虛構情節,逃避真實的自己。

勇氣需要學習,勇氣需要覺察與堅持-老子道德經慈故能勇。The Moonlight讓我看到,只有在覺察並且堅持自己初心,似乎才能更加貼近經濟學上個體是具有理性的假說,勇敢 “主動改變” ,堅持理性選擇下的策略執行,才有可能獲致真正知行一致的當下滿足。

(二)問題

當環境因素使我們採取某些行為,如果能進行覺察,並且發現與自身認知不一致時…我們是否能有勇氣堅持改變?又或者當下的行為就是理性選擇下的最佳結果?事後的悔悟與改變是因為時境遷移又有新因素加入而衍生新的認知與行為?但如果沒有悔悟又會是因為個體心智利用“認知失調”來催眠自我嗎?

2018年9月16日 星期日

從電影看社會心理:The Imitation Game-人類社會中Outlier的悲苦,榮耀,困境與價值


 
()心得:
「不患寡而患不均」,經濟學上的吉尼係數(Gini coefficient)定義財富Outlier在社會發展的影響,可是人們內心卻是羨慕著擁有鉅額財富Outlier而鄙夷窮苦的Outlier

三個標準差99.73%,統計學上把Outlier視為一個統計上非常困擾的問題,可是長尾效應與金融風暴呈現了機率Outlier對實際生活的巨大衝擊。

大數據的叢集或者人工智慧雖然呈現了Outlier卻試圖去其特徵化,可是【為1% 的人服務的經濟學】這本書說明經濟社會為階級Outlier服務的本質。

如果現在把艾倫.圖靈(Alan Mathison Turing)Alphago進行圖靈測驗,恐怕艾倫.圖靈會被由佔總人口99.73%的平均特質人口(以下簡稱均眾)視為是機器人。均眾組成主幹的社會或組織會是如何看待具有卓越才智的Outlier,或者知情意行與眾不同的Outlier呢?其實答案捫心自問即可知道了。

古來智者從蘇格拉底圖靈,民主肇始墨索里尼希特勒東條英機,在現在我們可以表示對於前人行為的懊悔,但是後人又將會如何懊悔地看待我們現在對Outlier排擠與盲目從眾的行為呢?

()問題:

(1)「你以為你是誰?」在解譯了密碼發現德國潛艇要炸沉卡萊爾號下,有親人在其上的團員嚴重質疑圖靈堅持保密原則。這情境就跟【正義:一場思辨之旅】中的電車問題一般,Outlier為了堅持自己認為正確原則是否真能符合均眾心目中的平庸正義?如果Outlier為了生存而放棄了自己的原則,那他是否又能是真的Outlier

(2)在資訊爆炸,去集中化與自媒體蓬勃的今日,似是而非的理論充斥耳際之時,均眾在人際關係中的基本同理可能都難以作到下,要如何去尊重甚至是欣賞與自己非常不同的Outlier呢?甚至能更進一步能確認這Outlier是真能造福人類的這一邊呢?畢竟不是每個情境下都有軍情六處史都華孟席斯的角色存在。

(3)GNA(基因工程、奈米科技與人工智慧)時代,正如影片中圖靈對著丹尼斯頓司令說的「人,創造機器來打敗人,那如果只有機器才能打敗機器呢?」在基礎教育普與個人自我高漲的台灣今日,由均數組成的社會主幹是否已經在強烈排擠少數有能力創造機器的Outlier,而致台灣逐步成為一個被打敗的國際社會Outlier(邊緣化)呢?

2017年12月19日 星期二

「故事與生涯教育-過去、現在與未來故事」課後心得分享


【框架下的自我創造自我曲線】、【學習與自我不足相處的曲線】,當素菲老師提到以S曲線來反思自己過往的故事,移動、不斷移動,似乎是自己生命過往的主軸路線,在繪製S曲線的當下更強烈感受自己也不斷在移動著。寫了第一個S曲線,感覺自己人生是有成長的主要軌跡當在被要求寫第二個S曲線,發覺自己過往的經驗都沉溺在第一個S曲線,有意或無意地忽略了生命歷程中的其他重要分枝,多個S曲線可能重疊、可能相交、可能聯合、可能平行,但是生命就是多元,每個主體都不會是一個單一故事。

過去的多元故事也對當下與未來的生涯起著絕對「起」、「承」的重要性。在此刻的當下「承」或「轉」,在生命當下所處的混沌世界中如何持續生存與移動,需要有一個自我穩靠的原力引領著。就如那混沌理論中的吸引子(Attractors)、碎形理論中的基本碎形,藉由基本穩定因子的不斷地擺盪與積累而創造了自己生命活力。老師使用C.C.I. (Career Construct Interview) 讓我們體驗與檢測自己的現在,現在的自己正述說故事中的基礎碎形與吸引子:【無常中努力共同建構剎那的永恆】,那倩女幽魂電影中張國榮王祖賢身影不禁在自己腦海顯出。

對於未來,老師讓我們選擇從-繪製未來十年後的圖像、神仙賜福、墓誌銘-三個方法之一來描繪自己生涯的願景(Career Vision)。願景所敘述的未來,正是探索自己內心中對自我的承諾與驅動力。想成為怎樣的自己?想成為別人眼中怎樣的自己?是一個在人際團體之中存在主體無法避免的多元視角議題。一段墓誌銘,寫出了自己心中期盼的自己、在親密愛人之中的期盼自己與社會中的期盼自己,這三個自己是否能「合」為一個對自我無憾的自己嗎?

敘事治療是後現代的治療取向,對一個將被期待知天命的人,建構式的生涯歷程與發展,明確的映照著個人的生涯過程,興趣、特質、人格、價值觀隨著年歲的增長、人事與環境的變遷,每個人的主體更形獨特不同,並因此寫出了不同且多元的人生故事,而這故事將繼續寫著,並且也將影響到他人正在撰寫中的故事。

2017年4月3日 星期一

【社會意識】是「群眾的智慧」?還是「理性選民的神話」? -「阿德勒心理學講義」讀後亂想


「路德把自己的精神官能症提升為普世的病態,然後試圖為世界解決他無法為自己解決的問題。」先前在「叔本華的眼淚」中讀到這句文字時,就個人有限所知中的社會科學學者的生理、心理與社會經歷(Bio-Psycho-Social)對於其所發展或推廣的理論有著深遠的影響。
阿德勒生活在一個富裕的猶太家庭,從小患有佝僂病,在家中六個兄弟與兩個姊妹中排行第三。從一位行動不便、自覺慚愧的小孩到聞名遐邇的心理學家,阿德勒認為:「生命總會設法延續下去,而且在面對外來阻礙時,生命的力量絕不會還沒掙扎就先高舉白旗。」


個體心理學 - 日常生活的心理學

個體心理學(Individual Psychology)是阿德勒發展的心理學派,認為生活中的每個問題幾乎都可以歸納為:(1)職業、(2)社會、(3)性,這三個主要問題,每個人對於這三個問題作反應時,都明白表示他對生活意義的最深層感受。阿德勒認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卑感,也都會努力追求成就與卓越,而能將自卑轉換為人生有益面向的機制是:社會興趣、勇氣與社會意識(social-mindedness)。因此培養社會興趣,了解個人在發展過程中遭遇了哪些問題,研究人的感受,以及分析人生的原型,就成了個體心理學的主要課題。


網路發達複雜了社會關係,彰顯了阿德勒學說

在工業革命之後,社會分工的細密更是拉近的人人之間的距離;網路發達的今日,臉書、LINEIG等互動軟體更複雜了人際間的關係,從實體擴展到了虛擬。因此,目標為促進社會適應,強調培養社會興趣與增進社會意識的阿德勒學說成為一門日常生活的心理學。


社會意識】是「群眾的智慧」?還是「理性選民的神話」?

【社會意識】表示群體的成員對於某些共同的主觀經驗,具有察覺、意識的狀態或過程,稱為社會意識。所謂的共同主觀經驗之察覺、意識,主要有三個層次:(1)意識自己為社會的一分子;(2)認同社會的規範,並關切個人作為對社會團體利益的影響;(3)關心社會上重要爭議問題與公眾利益,並願意為實現社會共同目標相互合作。不同的社會團體產生不同的社會意識,如社區意識、種族意識等。
小至家庭,大至國家,最少都是由兩人以上的個體組成。亞羅不可能定律(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證明了社會在普遍民主的要求下,不可能存在一種社會選擇機制,使個人偏好通過多數票規則轉換為成社會偏好。美、英的大選結果,以及目前的台灣社會,似乎驗證了亞羅不可能定律。
那所謂的自卑轉換機制的社會興趣、勇氣與社會意識,是能增進個人與社會發展的助燃機?還是促進分化社會的引爆彈?
選擇改變自我與做好自己的「被討厭的勇氣」,真得是有益於個人社會適應的勇氣?還是自卑情結下的自大無知?

參考文獻

  1. 吳書榆(譯)(2015)。阿德勒心理學講義(原作者:Alfred Adler)。臺北市:經濟新潮社。
  2. 黃光國(譯)(1994)。自卑與超越(原作者:Alfred Adler)。臺北市:志文出版社。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人生因情慾而苦,但無情慾還是人生嗎?-「叔本華的眼淚」讀後感


看著這本書的同時,讓我心中不斷地響起盧冠廷老師所寫的「一生所愛」。以往與此刻不斷的過去,但是情緣、慾念與憧憬,在當下的此時與此地還是銘刻於心、羈絆自我。歐文.亞隆(Irvin D. Yalom)強調當一個治療團體治療師的基本概念:專注在此時此地。從縱向與橫向,從內容與過程,從個人與團體之間,促進成員(包含治療師)覺察自我以及與他人的關係,明瞭自我的關卡與目標,進而促進使自我與他人感覺苦痛的行為發生改變。


小說的架構與範圍


小說從主角朱利斯(心理治療師)發現自己得了黑色素瘤,被預告了人生的時限,因此開始探索以往的經驗,想要了解自己在他人的重要性與影響力。全書架構以:(1)叔本華的哲學闡釋,(2)治療團體成員互動陳述的兩個軸向,試圖解開纏繞著因為個人自我情慾與人際期盼所造成的苦痛問題。

因為個人對於叔本華的了解是全然無知,就一般人的闡釋與小說中的說明,感覺上這是一種悲觀主義。人生是痛苦的,是因為不斷去追求永遠無法滿足的深淵,所以只有獨然於其他人之外,以藝術來忘我而達到脫離痛苦的境地。書中雖也提到利用禪修的方式來擺脫對人生情慾的糾葛,感覺是僅是呼應了叔本華的思想體系。

書中主要角色的問題、參加團體的目標、自以為與隱藏的問題,以及參與團體獲得的療效,以我個人閱讀的瞭解整理如下表:

姓名
角色
參與團體的目標
面對的問題
隱藏的問題
團體的療效
朱利斯
治療師
在剩下的時間有意義的活著,發揮個人影響力
預知死亡,想就先前無法促進個案再作改變
對個案的主觀意識
覺得自我更加成長
菲利浦
哲學博士
取得朱利斯的督導同意獲得諮商師的資格
經濟問題
人際關係的疏離
增進人際互動的技巧
潘蜜
文學教授
解除對前夫和情人
對前夫和情人充滿憤恨的情緒干擾
過於自我
面對自我對於婚姻與男女相處的態度
湯尼
藍領水電工
被法院要求治療
脾氣暴燥
自卑
習得人際互動間的敏銳與諮商的技巧
瑞貝卡
女律師
了解不再獲得關注的原因
不再獲得異性的關注
美麗的外表成為成長的阻礙
了解真正綑綁自己的是對於他人關注的態度
波妮
圖書館員
獲得關注與自信
缺乏自信
家庭與成長環境對她的陰影
明白自己是獨特的自我而不是失敗的組合體
史都華
小兒科醫師
被妻子要求接受治療
無法表達情緒
一直無法如入團體
了解成長的環境成為他的陰影
吉爾
財務經理
解除妻子的束縛
遭遇婚姻難題
酗酒,隱藏太多秘密
戒酒,表達真正的自我

小說中主要的角色以朱利斯菲利浦為主,分別代表了作者歐文.亞隆的觀點與叔本華的化身。此外,潘蜜湯尼則代表了自我可能成長的路徑,湯尼從情緒的易怒發掘了自身對於人際互動的敏感,進而踏入諮商師的領域;而潘蜜從以往的自我主觀認知跳脫,體認自我主觀而影響與異性相處的過份期盼,進而原諒了菲利浦、解除了與前情人的執念,獲得了穩定的情感交往。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嗎?-預知死亡後的生活與態度


死亡,大多是人生的莫大陰影,一旦出生就面臨死亡,因此對於死亡的恐懼與擔心在史書與文學中不斷地出現。朱利斯在獲知自己可能有限的生存時間後,除了兩三個星期的自怨自哀其外,後續所追求的卻是設法突破以往的自我,藉由繼續的生活與作息,試圖在他人身上留下自我的影響力。經由把「過去如何」轉變為「我將如何」,獲得尼采所說的【救贖】。這引發小說後續情節的火種,讓我想起了古諺所云:「人之將死,其言也善。」如果朱利斯的死亡時間不是在妻死與子女長大後的時間點,他會有其他的選擇嗎選擇的排他性」,他會選擇之前自認為花了最多心思,卻無法獲得心中期盼的個案嗎


動物性本能,無法磨滅只能轉移嗎?-性慾成為人際關係之間的助力與阻力


菲利浦的「性成癮症」;朱利斯在妻喪後的放縱;湯尼被判刑勞動服務的起因,以及在治療期間與潘蜜發生關係;潘蜜年輕時與菲利浦的吸引互動,以及在未知會湯尼並利用團體規約強迫中止與他的關係發展;史都華瑞貝卡吉爾在分享祕密下透露出的情慾經驗;波妮對於自身外表的自卑與對瑞貝卡的忌妒,「性慾」在這本小說中扮演了相當驚人的要角。針對人類原始的本能,如書中所引述的涵義,已不是個人的自主選擇,而是受限於人類繁衍所的限制。難道,理性與感性只能將動物性作一個合理的包裝嗎


團體諮商的個人與團體動力導向,依賴需要治療師的有效引導


書中提及了很多團體諮商在治療師與團體成員間應該要注意的事項,陳述團體治療能獲得更大效用的原因,尤其感受深刻是治療師的角色與能力。朱利斯能穩定控制自我對於菲利浦挑戰的回應,有效導引團體諮商中的動力與衝突,這都需要有崇高的道德與使命感,強大的自我覺察力與行動力才能達成。

朱利斯的角色到後續分別由菲利浦湯尼分別扮演,說明了一個好的治療師需要不斷的追求自我靈性與專業成長,以及深刻洞察人性與人際間互動的關係。